主页 > 新闻中心
《风味人世》全球酱料出道赛 总有一款回忆中的滋味

 

发布日期:[2020-05-13 11:30:50]    来源:未知

 
 

上周日(5月10日),美食探究纪录片《风味人世》第2季更新播出。由总导演陈晓卿、李勇,制片人朱乐贤、张平领衔,这部豆瓣评分9.4的美食纪录片,是稻来纪录片团队打磨一年半后的归来之作。继甜味国际的缥缈传说、“胡作非为”的螃蟹盛宴之后,第3集《酱料四海谈》带领观众走进了酱料这一风味伴侣,在人们餐桌上的千年迁徙之旅。
 
芝麻酱,在河南和北京考究不同,河南人不只做酱,还做麻叶子、芝麻盐,北京人则常常把它看做羊肉火锅的天然调配,一粒细小的种子,见证了中国人餐桌上的风味迁徙;把鹰嘴豆捣碎拌和成泥,参加芝麻酱、橄榄油、欧芹装点,胡姆斯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两片天空下,完美的转换着蘸料和主食的不同身份;还有日本人常常用于激起鱼肉鲜美的山葵酱,法度西餐中必不可少且举重若轻的黄油白汁酱……旅游寰宇,酱料以不同的姿势出现在不同的食物身边,让风味在舌尖延绵,一同征服着人们的味蕾。
 
“食物是有地域的,对食物的酷爱是无疆的”,总导演李勇以为,人们关于酱料的幻想,是逾越种族和地域的。《风味人世》在这一会集,就像“酱团”发起人,集齐了国际各地活色生香的宝“酱”们,看它们是怎么四两拨千斤的统领盘中餐,怎么编写人们回忆中的滋味,以及在风味迁徙过程中,留下了怎样的人与风味原产地的故事。
 
就和人相同,食物也有基因。沙嗲酱,是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最常见的一种酱料,早年下南洋的华人,回归故乡,饮食习惯一路相随,沙嗲酱在广东、福建落地生根,具有了新的姓名——沙茶,这种漂洋过海的酱料入乡随俗,成为潮汕滋味的标志。刘瑞兴十五岁从印尼回到泉州,和妻子莫兰花一同运营沙茶小吃,五十多年以来,韶光见证了他和妻子的相守,也把这种异域酱料雕刻成了乡味。两个人的故事让不少网友在感动之余,表明自己“酸了”,看美食节目居然还要“吃狗粮”。食物跟从人的脚步,从一个当地到另一个当地,有些突然消失,有些渐渐沉积,有些模糊能区分开始的容貌,记载下这种食物借助人的迁徙沟通,《风味人世》撬开了风味一角,让观众得以窥见食物背面那些归于人的动听故事,那是隐藏在血脉中有关乡土的痕迹。
 
正如制片人张平所说,“咱们在企图寻觅有根的食物,透过这些食物能看到当地人的日子样态,感触他们对日子的酷爱,对待食物的才智”,《风味人世》不只是“风味”,更是“人世”。以色列的拉妮一家六口,喜爱全家人一同着手制造美食,他们说“无胡姆斯不成席”,华姐在香港深井村和兄弟姐妹一同运营着早逝的爸爸妈妈留下来的烧鹅店,具有陈旧制法的酸梅酱,是烤鹅的点睛之笔。酱跟着人走,人在的当地便有了乡味。而这些有关乡味的故事也深深打动了坐在屏幕前的人。
 
从开播之初,《风味人世》就遭到不少观众的“控诉”:总在深夜放毒,还总放一些我们眼馋却吃不到的美食。就这样痛并高兴的看完三集,在这一集《酱料四海谈》中,具有杂乱风味的墨西哥法力酱,川菜必不可少的豆瓣酱,芝麻酱、山葵酱……网友们似乎打开了新国际的大门,有人表明自己总算在美食节目里get到了菜谱“我现在间隔学会胡姆斯就差以色列的鹰嘴豆了”,有人茅塞顿开“周日本来要酱过”,也有人表明“我宣告风味人世便是搞酱新贵,大佬能够分我一点吗,我就米饭吃”,而更多的人则被风味的镜头下所描绘的人世烟火气所冷艳,“这画面这镜头,应该按帧收费”,“一切的日子终究都会回归油盐酱醋茶,最实在的日子才是最美好”。
 
人类的八方迁徙,带来了风味的四海流变,分与合,聚与散,载浮载沉。《风味人世》捕捉那些或异曲同工,或南辕北辙的饮食与文明,凤凰城平台记载水土所成果的色香味齐全的绝世美谈。

打印此页】 【顶部】【关闭】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8 版权所有   电 话:15866888868   传 真:15866888868
 备案证书号:备案中

<